通渠與 IT


 


 

今日在做 IT 資訊科技,幾乎成為了一種負擔,因為姨媽姑姐三姑六婆叔伯世姪人人都要上網,於是識 IT 的你,就變成一種原罪,要時時刻刻分分秒秒償還的罪。
以前常聽 IT 界的朋友說:「再過幾年,人人都上網,在新的時代,做呢行一定好景啦!」--結果剛好相反,近年從事 IT 界的專才,幾乎人人都急著跳船跳槽,甚至平日要扮 IT 盲,以免受到親朋戚友無止境的壓迫與詛咒。
IT 界之內包萬有,有人寫程式,有人畫圖像,有人做設計,有人搞網絡--當然,最基本的 Wintel 系統,多少都會懂得使用,可是表面易用的背後,卻有很多麻煩鎖碎的事情,需要熟習與思考,遇著既懶、鈍又或者先天缺乏機械觸角的朋友,就立即膠到冇朋友。
秀才遇著兵,有理說不清,一般人既不肯學原理,又不肯花功夫自己試,卻要求多而手法不乾淨,必須的保養、維護的工作都不做,結果電腦長期七撈八傷,就正如不停把 M 巾與各種垃圾塞入馬桶,終有一天一定令馬桶閉塞,於是大嘆一聲:「好嬲呀!部電腦又唔聽話呀!」
當然了,咁用機就自然會唔聽話了,可是問題就來了,壞了電腦要怎樣處理呢?這時三姑六婆姨媽姑姐叔伯世姪兄弟等鄉親父老,就會諗起阿三姑媽的四叔婆的五外孫的朋友的朋友,其實係讀 IT 的(對,讀 IT 同修理電腦有咩關係呢?),所以要他幫手修理。
讀 IT 和修理電腦的關係,就正如治理江河的水利專家,與通渠佬的關係--廁所水同黃河,大家的水都係黃啡色的,因此電腦壞了,就要找大學讀 IT 的人去修理了,這就是一般人的邏輯。
可是做「通渠佬」,畢業比「IT 人」好,通渠通常很暢快,雖然臭一點,但最起碼立竿見影,通就通,唔通就唔通,一兩個鐘就可以走人;另一方面,朋友們總不好意思叫你免費通渠,也不會在通渠失敗之時,叫你拆了馬桶回家再慢慢通--眼不見為乾淨,你在家修理三十個鐘,對方隨時連一句有誠意的「多謝哂」都沒有,反過來再遇到問題,立即又詛咒你:「乜果個大學讀電腦的友仔咁渣o架,呢頭修理完果度又壞!」即使通渠不久後又爆屎渠,大家都會怪罪於亂拋垃圾的人,至多都是怪罪於馬桶,而不會怪罪於那個不幸的通渠佬。
於是乎醒水的,為求自保的,有其他出路的,都盡量詐傻走人;餘下忠直的一群,就變相承擔了更多的義務,承受更多的「任務」,天天從「大禹治水」的理論之中,演化出實地表演疏通坑渠水的絕技!當中有比較純真而忠直的男士,被封為「毒男」--因為純情的他們,常被身邊的女同學、女同事、女性友人等等,當作免費的苦力,美其名為「觀音兵」,實為「無償通渠佬」,除了心理另類或變態者之外,很少人能夠從中得到幾多樂趣。
其實通渠佬真的好做過 IT,至少馬桶的故障率較低,朋友也不好意思把你四圍「推介」或者「出賣」,叫你去長期做無償的免費勞工;而解決方法只得一個,應該把「電腦醫生」或「電腦維修員」或「電腦坑渠佬」的工作,改為有如醫生、律師等專業的「時薪制」,要應付那些千奇八怪麻煩的繁瑣事務與查詢的時候,合理地按時收費,而不是今日的「老奉制度」,於是識的要扮唔識,要由一些唔識的去扮識,結果兩敗俱傷。
當然,以上的一廂情願的建議,係永遠冇可能發生的--點解?因為市場被人性的「極品硬膠」扭曲了,當明明沒有 supply,demand 高居不下次時,可是絕大多數人仍然覺得呢件貨唔值錢,死都要覺得用一蚊可以買到一個飯盒,於是大家就只去供應假飯盒,而最過癮的,係買主膠到連貨都唔識分,明明食緊紙,卻以為食緊飯,食極都唔飽的結果,都只係識買多幾盒來食,然後大鬧:「點解食極都唔飽的?」
點解?因為這叫瘋子市場--任何常理都不適用的地方,而無論任何「干預」,亦一樣都無法挽救的「真心膠」。

 

引用 http://plastichk.blogspot.com/2008/06/it.html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變更 )

Google+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+ account. Log Out / 變更 )

連結到 %s